Immortal

叫豆豆就好
火神大我和白宇本命
青火不逆
all火超香
白宇水仙嘻嘻嘻

奶爸的二三事

【紫火篇】
最后一篇啦 @沾沾自喜

“爸爸!”紫原泉气冲冲地从客厅跑进厨房,她中途叫了火神好几次,但都被排气扇运转的声音盖了过去,最后她站到火神身后,拖长尾音加大音量,这才被火神听到。他急忙放下锅铲,转过身来询问怎么了。这时,锅里冒起的油泡炸开,火神担心女儿被溅起来的油烫到,还没听清女儿说什么抓住她的肩膀就往外推。

“哎呀,放手……放……爸爸!”

泉子满脸的愤怒和委屈,她扭动着肩膀想让火神放手,可是这么小怎么抵得过一米九的大男人,终是被火神半推半就推出了厨房,她又气又急直跺脚,指着客厅里深陷沙发的紫原开始告状:“紫原爸爸又抢我的零食!”

此时不难听到薯片被咬得咔擦脆响的声音在与厨房隔绝的客厅上空盘旋,紫原看到火神反应了两秒,在火神抬头前,便迅速的长手一伸,把袋子扔到了沙发背后,顺便换了个端正的坐姿,眼睛盯着电视却时不时往火神这边瞄观察动向。常年反射弧较长的他也只有在这种时候才会雷厉风行了。

泉子瞧见紫原销毁证据,抱着自毁八百杀敌一千的态度以一百米冲刺的速度冲到沙发背后,怎料半途就被紫原揽了过去,抱在怀里,边阻止泉子挣扎边缓慢说道:“泉仔跟我一起看电视,不要打扰火仔做饭,我都要饿死了。”

火神看到两人闹腾,无奈地摇了摇头,笑出了声:“别闹了,马上要就做好了,快去洗手。”嘱咐后他便转身朝厨房走去,心想每日这父女俩真是没一天消停过。

看到火神转身,紫原的脸立即沉了下来。
“泉仔不听话,小心捏爆你哦!”

又来了,泉子心想,比我大了不起,这次我要让你知道我的厉害。她趁紫原卸了力,摆脱了桎梏后,头也没回飞快跑回房间去了。

紫原将视线从泉子紧闭的房门移回电视上,接着长呼了一口气,恢复瘫坐,他永远不会意识到危险即将来临的。想起自己扔的那包薯片,撅了下嘴继续放松四肢任身子往下滑。

明明是伸伸手的事情。

电视里著名艺人似乎是被逗乐了,还在捂嘴笑着,这时火神端着碗筷出来了,味增汤的浓郁香味挤出厨房门的一刹那便四处乱窜,宣示煮汤人的手艺有多么精湛。

紫原是自不用说,早已乖坐餐椅上兴奋地望着火神进出厨房,每一次出来都端着他和小孩最爱吃的菜。偶尔两人视线相撞,看到显现在紫原脸上的对吃的执念,火神的嘴角微微勾起,漾出一抹温柔的笑。

直到来回三次后,火神最后端上来的味增汤成了完结之笔。他把围腰取下来放在门把手上,活动了下肩颈,走向餐桌。刚才还没发现,现在终于解放了遭厨房油烟侵害乱如麻的脑袋,才突觉平时比他爸还跑得快的泉子没有敲着桌子跟紫原讨论哪个菜归谁所有,这可是每日必有的节目啊。

紫原刚想夹一个肉丸尝尝,筷子还没拿起来,就被火神突然射过来的目光给吓了一跳。火神没给他反应的时间,皱着眉低声问道:“你是不是又欺负泉子?紫原你多大了,整天还像小孩子一样?”

说完火神便立马扭头往泉子房间走去。紫原倒是稳如泰山以为火神又发现了自己没洗手而生气。

“泉子?”火神敲门试着唤了名字。
“不要进来!”泉子听到敲门声翻动了好一会儿才把头从被子里拱出来,慌乱地勒令门外的人。

由于一直躲在被子里哭,缺氧加上空气不流动导致鼻子堵塞让泉子的声音失真了许多,火神听出来了,心疼是同时坚定了“果然是紫原”这一判断。他又敲了下门,向泉子解释:“泉子,我是火神爸爸,你开开门让爸爸进去,告诉爸爸发生了什么好吗?”

过了一分钟里面还是没有半点动静,火神有点着急,又不敢直接进去,他怕泉子更加抵触。

他想再敲门,里面传来急忙趿着拖鞋一点点清晰的脚步声,等声音停下,门把被转动起来,随着门飕地拉开,明暗交界的不适应让火神没来得及看清就被泉子抱了个满怀,小孩子虽然只有九岁,却遗传了良好的家族基因,已经能够实实在在地圈住火神的腰。

巨大的冲击力让火神重心有点不稳,稍稍往后退了一步,他拍了拍泉子的背,拉开她的双手蹲了下来,然后又被低着头不肯抬脸看他的泉子抱住了脖子。

“怎么啦泉子………是不是紫原爸爸又欺负你?我帮你教训他好不好,别生气了啊。”火神看到泉子这股跟紫原一样的倔脾气,心中的火瞬间消了一半,继续抚着她的背问。

现在看来,泉子赢了。

泉子用力地吸了吸鼻子,先营造出氛围,又用力揉红自己的眼睛,松开双手。火神双手交叉给泉子一个支撑。

“紫原爸爸真的在饭前偷吃零食,还是我的零食,你出来的时候他把它扔到沙发背后了,还拽住我不让我找出来……爸爸,紫原爸爸……他……他是不是不喜欢我。”泉子状告紫原的几宗大罪,说着说着就开始情绪激动,差点又要哭出来。

紫原这下是坐不住了,餐房木椅移动的沉闷声刚响起,泉子就看到了火神身后的她口中的罪人。

“我没有不喜欢!”紫原急忙解释,回想了一下,发现还有漏洞,又补充一句,“还有!谁偷吃泉仔的啊!那是我在我和火仔的房间翻出来的!”

“可是你在饭前偷吃零食!”泉子点出关键。

“对啊,你们答应我不在饭前吃零食的。”火神早就转过身,他盯着紫原,一只手抱着泉子的腰,跟泉子一唱一和。他好像明白了什么,恍悟果然有其父必有其女,那么一个巴掌拍不响,肯定都有错的地方,反正最后就看谁能更恃宠而骄一点了。这时火神决定顺着泉子来,盘算着自己的小心思。

“火仔,我是因为太饿了才会去找零食吃的,我也不想违反我们的约定,而且我也没吃多少,我想吃你做的饭不是想吃零食的,你不要生我的气,我没有拿泉仔的零食,我也没有不喜欢泉仔,我最喜欢泉仔和火仔了,我真的没有……”紫原越说越急,一副懊恼的样子。

“好啦好啦”,火神看到了许久不见的一幕,怕玩过了紫原解释不清自暴自弃就不好了,他只是想通过这次让两个小孩不再饭前偷吃零食,但太过火就违背初衷了,于是及时阻止了紫原。

他站起身来,牵着泉子,右手勾过紫原,带着他的肩膀转了个身,噘嘴瞥了眼紫原,又瞧了瞧泉子,像是看了部喜剧临了终于绷不住,低头笑了出来,“哈哈……哎走走走,吃饭,菜都快凉了两位小朋友。”

最后一家三口还是顺利地搞定了晚餐,至于怎么搞定的嘛。

当然是火神喂完泉子又被紫原眼红吵着喂完了紫原,才闲下来慢慢享用晚餐的。

奶爸的二三事

【青火篇】
*青峰胜平八岁
*胜平英文名Nicole

“Nicole!”火神在楼下来回踱步,忍不住大喊了一声胜平,催促楼上磨磨蹭蹭的父子快下来。

“ah?”胜平手上忙个不停,听到爸爸的呼喊下意识回应了一声,却顾不得声音中夹杂的焦急和迫切。

“Hurry up!”火神又喊了一声,叹了口气,决定他们再不下来自己就上去。那爷俩说忘了拿东西,赶着两分钟冲回房间,结果过了五分钟还不见半个人影。

“Ok!W…wait me some minutes dad!”青峰胜平歪出从二楼栏杆处探出半个身子回应火神,他的声音有点颤抖,不是害怕,而是带着点恶作剧得逞前的兴奋。

“搞什么啊,这两个……”看着小孩转身回房的背影,火神皱眉嘟囔了一句,似乎察觉到有什么不对劲告诉地方,心里的好奇感渐渐上升,都快要盖过焦虑,火神往楼梯上跨了一大步迈过三级阶梯。而此时手表时针指向六点的“咔咔声”响起,成功地在火神火里浇了一勺油。

啊啊,我的牛排,这两个家伙!眼见已经过了餐厅预约的时间,火神被这两个不守时的家伙气到暴躁,气急败坏地从门口大步跨到通往二楼卧室的楼梯口。但不知怎的,火神上楼梯时就不自觉地蹑手蹑脚,就算临近三十岁,他身上仍带着好奇欲大过天的大男孩秉性,或者……他更想撸起袖子趁其不备好好收拾他们一顿吧。

正好新账旧账一起算。一个月内,小的那大大小小的考试加上月测仅勉强优秀的仅有国文和英语,光是成绩马虎也就算了,毕竟做爸爸的他可以理解。可被叫家长5次,还不加上平时在家的各种斑斑劣迹,饶是婚后一向好脾气的火神也有些苦恼了。至于大的,更不用说,今早上火神才在浴室柜子里发现那只发酵了半年的臭袜子呢。

火神轻手轻脚,以致外面近乎一片死寂跟房间里的热火朝天形成鲜明对比,房里一大一小摸黑疯狂乱窜,不是撞到桌角就是两人撞个满怀,痛呼出声,像是为了不让火神听到,还带着几分隐忍。

“嘶…你个蠢货,昨晚都让你不要睡着,现在好了,完不成了,怎么办啊!”

“嘿,你个臭小子…”收到儿子这没到平时骂他一半功力的指责,青峰感觉到了他的慌乱,没有继续两人都不想继续的嘴炮战。

昨晚确实是自己困到不想干了,撂下给儿子去抱着火神一夜好梦。本来是要给火神一个惊喜的啊,青峰看着手里的积木块儿,高傲了二十几年的他第二次丧气得低下了头,第一次是以为求婚不成功,第二次便是现在搞砸了火神的生日惊喜。

正当两人哭丧着脸坐在地板上不知所措时,火神早就来到房门前,他一把推开门,吓得Nicole和青峰赶忙用脚把身前那些积木块往后扒,挺直了腰背遮住了未完成的礼物。

看到爷俩居然在玩积木,气得火神后槽牙咯嘣响,青峰瞧见火神高高挑起的眉毛,急得用手指一直戳胜平的腰,让他想想办法。

没想到胜平并没有理会他的暗示,盯着青峰吼了过去:“都是你……还戳我!”一向天不怕地不怕,做什么都自信乐观的胜平咬着嘴,带着不知如何是好的愧疚感。

火神一下子就心软了,他想上前,却听到胜平叹一口气,抬头眼睛红红的。“反正也没做好,”胜平泄气往旁边一坐,露出了身后的东西,垂着头飞快地解释了一遍,“我跟蠢峰,不,我跟爹地本来想拼一个NBA的奖杯给你一个惊喜的,但是没来得及做完……”说完他又气不过给了刚缓过神的青峰一记眼刀。

青峰抬眼望了望火神,又低下头,已经准备好接受火神爱的洗礼。没想到左肩突然被什么圈着往右靠拢,脸上还多了温热的触碰。

“谢谢!剩下的我们来一起完成。”

青峰抬手抱住了火神,自己像是被什么包裹住了,紧紧地但又不会透不过气,温暖而充实。将近占据自己目前生命里一半时间的火神,从傲然张扬的大男孩成长为可靠成熟的爸爸,他的一动一笑仍然可以牵扯到他的心。

火神也亲了亲胜平的小脸,上下磨蹭两人的背,两个傻在怀里的人直到被轻轻推开才反应过来这是火神原谅了他们,而且很喜欢他们的礼物。

“快点啊,还愣着干嘛,快点拼完我们去吃牛排!”火神似乎已经忘记错过的时间,只想好好安慰着两活宝,开始动手继续未完成的礼物,看到父子俩还愣着,随手捡起两块积木扔在他俩背上。

两个木头瞬间复活,连忙答应着往后转,结果因为方向相反,又撞在了一起,青峰倒是纹丝不动青了块皮,胜平就比较惨了,后仰在地上,哎哟哎哟叫着。

火神见状笑了出声,青峰更是毫不留情地嘲笑儿子出糗的模样。

胜平嘴上警告不准笑,但自己还是咧起嘴角,因为痛,一边笑一边嘶嘶喊痛。

结果最后一家人还是错过了牛排,改在家里吃了火神最拿手的咖喱饭。当然胜平和青峰可没有闲下来,他们在火神的指导下给家里做了一次清扫。

等到香气扑鼻的咖喱饭端上桌,一家人洗干净手,享受着次特殊的生日晚餐。餐桌上一片风卷残云,三个圆鼓鼓肚皮旁边摆放着擦得一尘不染的积木奖杯。

奶爸的二三事

此为与 @沾沾自喜 的联文,设定是双性火+奇迹火,火神可怀孕生子,且是生孩子后的家庭温馨日常,希望大家喜欢!
【赤火篇】
*综合性学校,幼儿到大学部均有
*火神是高中部体育教师

  太阳初生,光束洒下,掺透进道路两边的花木片叶间,给路中央行驶的轿车窗外飞速倒退的幻影景象镀上温暖。

  “爹地,我有些疑惑。”车内后座突然响起如清泉般甘冽的声音,秋柰子还是对父亲说出了近日的苦恼。

  正自娱自乐玩着手指小人的美柰子放下了手,抬头圆溜溜的大眼睛望着姐姐秋柰子,作为小了姐姐6岁的刚刚进入小学部一年级的小朋友,一直听着学校里姐姐的优秀事迹长大,她鲜少能看见姐姐有烦恼的时候。

  “说吧,柰子。”赤司专心开着车,没有回头,示意秋柰子继续。

  秋柰子看了一眼副驾上冒出来的一撮撮红黑发丝,低下头继续了她的问题。

  “我不明白,”12岁的秋柰子是学校初中部学生会的副主席,最近的内斗让她有些不知所措,“都是朋友,也是我的部下,我信任任何一个,但不得不做出选择。”

  一声叹气后,车内恢复静谧。爱柰子不大听得懂姐姐的话语的含义,蠕动着身子想要爬到副座上呼呼大睡的爸爸怀里,秋柰子扶着妹妹的身子让她顺利地钻到火神怀里,火神迷迷糊糊地抱住了爱柰子,不断轻拍她的背。

  赤司一手掌着方向盘,一手伸过来揉了揉爱柰子的软毛,温柔地弯起嘴角。

  “柰子有没有从头到尾捋过呢?”

  秋柰子想回答,想倾诉所有,想摆脱剪不断理还乱的线,可赤司没有给她逃避的机会。

  “人不是十全十美,所以你的朋友会犯错,相信该选择谁你心里已经有了答案,你现在要做的是思考怎样纠错和停止事态扩大,而不是停留在倾向谁的选择阶段。对吧,小奈?”说完赤司又开始捏美柰子伸出来的肉手,美柰子看到赤司对着她笑,她也跟着笑得手舞足蹈,完全没有注意赤司问了什么。

  这一闹,火神也醒了,一睁眼就看到赤司和爱柰子其乐融融的样子,转过头却是秋柰子皱眉沉思。

  “柰子,怎么了?”比起正处于傻的可爱年纪小小的爱柰子,火神更倾向于小小年纪就十分优异,不让他与赤司过多操心的秋柰子。但他绝不是端不平,只是觉得自己跟秋柰子性格会更互补一点,更合得来。秋柰子很懂事,自食其力这一点上简直像极了赤司,所以看到她苦恼,火神会担心是不是出了大事。

  听到火神的疑问,秋柰子舒展了眉头,笑着摇了摇头,“没事的爸爸,爹地已经教导我了,剩下的要靠我自己,柰子会努力的,爸爸不用担心。”

  火神还想问什么,赤司缓缓转回了火神的脸。

  “大我,你睡过头了哦。”赤司向右转了一圈方向盘,头往右偏了偏,目及之处是学校阔气的大门和欲言又止的火神,“柰子,小柰,准备好下车,到学校了。”

  赤司解开安全带,揽过爱柰子,在她红红的脸蛋上亲了一口,便抱着爱柰子下了车。火神紧跟着下了车,打开后车门,拉着秋柰子走到校门口。

  火神接过赤司怀里掰着手指玩儿的爱柰子,牵着秋柰子的手往赤司那里递了递,这是让她跟赤司道别。

  “柰子,过来。”秋柰子走过去投入赤司的怀抱,虽是紧紧抱着他,但心里装着的事情已经有了清晰的思路。

  为了让柰子感受到满怀的温暖,赤司每日都会地蹲下来跟她道别。今日柰子的眼神里似乎又多了些什么,分开后的一眼对视增添了赤司心中的欣慰。他拍了拍柰子的肩,看向火神。

  “今天也要玩得开心,拜拜。”

  火神点了点头,恍惚间跟赤司相视而笑。

  该死,不管多久还是会被这人的温柔给打败。

  火神转身无奈地摇了摇头。左手抱着小奈,右手牵着柰子,进了校园。

  不明白柰子和赤司的小秘密,不过秘密和他们都属于自己,也就不用再深究什么了吧。

希望今年自己能把青火长篇搞出来,然后顺利退圈🙏🙏🙏

長幺:

顺顺利利

_桃之夭夭:

许愿一波,希望一切顺利......

以及现在我想吃肉......

爆炸跳跳糖:

希望能顺顺利利

风聚长安:

希望和平上学,sb远离我不要来烦我。平安度过一年。顺便许愿稻草人或者白纹٩(´w`)۶

勇者少女阿月:

( ´_ゝ`)开学考试顺利就行,希望不被针对,希望不被波及,希望自己能老老实实学习不被影响,希望自己和她都能考进好学院。

这空灵的味道竟然一点都不甜美:

希望能转班成功,希望开学一切顺利,希望自己能踏踏实实的做好自己🙏

不愿意透露姓名的鹤识先生:

转发这张众多老师亲自当托的丹顶鹤,你将受到欧皇远程加持,一周之内必有惊喜
心诚则灵,一次不够就多转几次

请你们知道。

盘子酱:

真的,是这个样子的,也许写作看上去简单,但是坐在那里认认真真写几个小时,甚至搭进去一整天对于大多数人(包括我自己)都是极其困难的。成人要工作,我这样的要上学,追求艺术的路全都是咬着牙走的,哪怕是同人,甚至是没有人看的同人,其实都是为了自己心中的那一份热爱。即便是没有人看,我也愿意写下去,这是自己内心情感的抒发,是把自己的灵魂完完全全地展示给别人看。我愿意继续做这样的事情,也希望有更多人愿意拿起笔,也许一开始不算好,但是只有一个要求:保持写作目的的纯净。你想要展示自己的内心,交到志同道合的朋友,追求你自己心中的艺术,这样就是好的。在痛苦中超越,提升,再继续咬着牙走下去,螺旋式上升,波浪式前进,马克思哲学里关于事物发展的方向就是如此形容的。只有一个,相信前途是光明的。


绝境尚有涯:



我觉得不止画手剪刀手,真的必须该有人为写手说话。

早年看到过一则博文说画画要买板子等但是写东西只需要word。这种博文我不理。

文字是表达方式和途径,就像一条线可以有无数方向,字到词,词到句,可能无限。
最重要的是文字寄托的是感情,是任何你想要表达的东西。爱催生文字,但理智细化文字,使文字精确,吸引人,不一定需要共鸣,但需要身临其境。

很少有人切实明白文字的美妙。

你曾被文字触动吗?
你还记得,那句话如何让你欣喜,那句话又如何让你在获得希望的同时感受到绝望吗?

更少有人理解语言的艺术。

更何况去创作和去欣赏又可分开谈论。

写文的第一步是灵感、核心、情感,叫主旨罢。
第二步是底蕴,你手握多少知识量,常识,你的世界观如何,你的性格你的笔风你的技巧。
第三步是列纲,布局,运筹帷幄。
第四步是起笔,落子,三思后行。
第五步是修改,增色,笔底烟花。

期间要经历的挣扎,和人物的对话,对情感的拿捏,对场景的描写,对主旨的升华。我自认是对写手最大的折磨。但甘之如饴。
每个人的写作方式不一样,上面只是我的看法。
如果没有爱,写得出文章,但写不出好文章。

写作的劣势也许是,好文章需要时间去雕琢。尤其长篇小说,一年两年,也许十年。
写作的优势也许是,年幼时候看见一篇好文章,到你年迈,你在最后一 次呼吸里,忽然想起它的美,于是你笑着离开。

不是所有人都能写东西,更不是所有人都能写好。

说写作不需要成本的人,就是不配写东西的人。

我不敢自称写得好,但我自问我尽力做好。

角色的每一个神态,每一次动作,每一次情感的流露,都不是随便写的。更何况全局,都不是儿戏。创作者必须对自己的作品负责。

一起提一句,任何用心的创作都来之不易,舞蹈的艺术、摄影的艺术、运动的艺术……任何用心的创作,都值得人们的爱,更不会惧怕懒惰庸俗之人的中伤。

生活是沙漠,艺术就是爬在沙子上的蛇。


坐标成都的朋友们帮帮忙吧,我也不知道成都这政策到底是啥适得其反的鬼政策😀🙃🙃

诡子.:

求好心人救我狗命……
坐标成都
就是图上这个小朋友,我妈决定杀掉他
因为我妈看到了那个关于小朋友被咬得狂犬病死掉的新闻,就开始杞人忧天,怕丑丑出去咬到人并且我妈非常偏激我完全无法说服她,她也不准我回家照顾狗子,包括现在她觉得我对狗子过分关心超过了关心她,所以狗子可能,非死不可……
关于狗子的情况,二岁公狗,未绝育,疫苗是很久之前打了的,不爱吃狗粮(家里喂的猪肝饭我知道不健康但是我不敢反抗我妈)身上狗味有点重(也是因为不吃狗粮)消化不良每天要出去溜达不然会吐,出门一定系绳子不然他立刻放飞自我,脾气特别好,怎么挼他都不会生气(不舒服他会舔你真的弄疼他了他会拿牙齿嗑你不会咬的)陌生人靠近他他会躲,特别护家护主人,晚上睡觉要挨着人睡不然他要哼哼,会逮耗子和蟑螂蜘蛛??
也可以寄养,中途狗子的所有费用我出,大概时间是一年左右,一年后我就毕业了
这个小朋友挺麻烦的是我没把他教好,希望有小天使愿意领养,拜托了

透明文手小秘密

嗯,甚是符合

莫莫莫子若:

是我本人了ಥ_ಥ


莫道语落:



没错没错




可可-琴绾坊:







对是我








如遇:















1.向圈内大佬低头,你们真是神一样的存在。
















































2.很喜欢红心蓝手,然而……啊……想想就行了。
















































3.看见有人评论瞬间炸裂,麻麻!这里有个小天使!!
































4.每个关注了自己的人都会不自觉点开ta的主页看看。
















































5.红心蓝手点得多的人会记住id和头像,下次一见就会生出亲切感。
















































6.时常会自暴自弃,算了算了,溜了溜了,反正也没人看。
















































7.天啊终于有小天使给我点!赞!了!
















































8.如果有一篇文热度甚高战战兢兢以为侥幸,下次热度低就会觉得,啊,这种热度才是咸鱼的我啊。
















































9.不停地写不停的写,真的很想得到大家的认可。
















































10.很想放弃,但是就是很喜欢这对cp或者这个角色啊!拉一个入坑也是好的!拉不到……那我就当壮大tag好了QAQ。
















































11.渴望得到赞赏但在受到的时候却又会受宠若惊,心理极其矛盾。
















































12.笔力撑不起脑洞,让自己炸裂觉得好萌好萌的脑洞写出来后自己觉得……(苦闷.jpg)。
















































13.会来回的看评论,想说很多话,但是是个语废不知道说什么,担心会不会吓到小天使,最后很怂的发了颜表情。
















































14.有人催更会如同打了鸡血一样兴奋。
















































15.被叫大佬/太太超级惶恐,不,我不是!
















































16.被关注的太太也关注了,瑟瑟发抖到突然感觉不会写文。

































































































































※欢迎大家补充啊。












【青火】Stand by your side (一)

www久违的联文,希望喜欢。

污灯:

*青火,R18有


*火神受伤设定,狂躁症设定


*慎入


————————————————————————


青峰把汗湿的队服团成一团用力塞进洗手池里,水龙头喷出的水柱噗呲拍打在上面溅起水花,冰凉地沾上正在发呆的他的脸。他对着镜子怔了一会,然后突然回神,把手伸进冷水里开始搓洗衣物。


曾经绝对不做家务的大爷作风在他的身上已经消失殆尽,取而代之的是一个会主动地努力洗掉自己队服汗渍的王牌球员。


 


队友对他的行为早已习以为常,尽管路过时偶尔还会发出对另一个曾经王牌失去的惋惜。


 


洗完队服,随便拜托个队友带走晾干,然后还要匆匆赶回家去。不会再去打一场街头篮球,也不会高高兴兴地转着球回家。凡是和篮球有关的东西,他都不会带回去。


 


怀着有些不安的心情,青峰拿出钥匙打开了家门。客厅里是熟悉温暖的灯光。


 


火神靠在沙发上睡着了,电视还开着,放着上一个赛季的联赛回放。他把头枕在手上,抱枕垫在膝间,睡着的样子显得又安静又落寞。


 


青峰心脏仿佛被尖针猛地一蛰。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难以抵抗的刺痛感总是会无情地袭击着他。他放轻脚步走近沙发,将背包取下靠在一旁,弯腰悄悄拿起茶几上的遥控器关了电视。


可能是因为声音突然消失反而显得突兀,一旁的火神睁开了双眼。他在青峰的注视下慢慢爬起来,用手推开怀里的抱枕。


 


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两个人在一起时居然会经常出现这种谁也不说话的安静情况。


青峰看着火神红眸里的睡意逐渐褪去,清醒过来。他依旧没有想要说话,最终还是火神先开了口,青峰的心也随之揪起。


 


“回来了?我去把咖喱热一热,你等等啊。”他说,因为困倦而沙哑的声音仿佛是一块粗糙尖锐的东西划过了青峰的心脏,使那处柔软的器官猛地一抽:“……吃完饭陪我打球吧。”


 


不等旁边的青峰回答,他径直从沙发上起身,从厨房的挂钩上扯下围裙,系好关门,不留给青峰一点回答的时间。


 


青峰看着被关上的门,心里的刺痛愈演愈烈,他站在原地强忍着平复了许久,然后跟着走到厨房,打开门,对着里面正拿着锅铲的火神硬撑出一个笑容,从后面慢慢伸过手去抱住了他。


火神将锅里的食物翻过一面,把头向青峰那里靠了靠,火红的头发尖刺地搔过青峰的脸。


 


青峰在后面勉强笑着,把侧脸轻轻贴了贴他的脖颈安抚地说:“我知道你很想打球,不过还是过段时间吧,嗯?”


 


火神翻铲的动作停下来,听着青峰继续说道:“医生说你现在膝盖还不能施力,等你好了,想打多久我都陪你。”


话音未落,青峰被火神的肩膀狠狠向后一撞,被迫松开了环在腰间的手。


 


他刚缓了一下,抬头就对上火神暴怒的红眸,那种受伤而绝望的眼神,几乎要把他的心撕出一道鲜血淋漓的裂痕。


火神只用恨之入骨的眼神看了他那么一眼,接着扔下锅铲,走出厨房,然后把卧室的门重重摔上。


 


震人耳膜的巨响回荡着还未消散,紧跟着就是尖利清脆的摔东西的声音。


 


青峰立刻关掉火神做饭开的火,几乎是冲到卧室门口。无论他怎么忍耐自己不去刺激诱发火神的狂躁症,都不能阻拦火神失控。


卧室的门锁早就在很久之前的混乱中被青峰撞坏,修过一次,不久又被撞坏,于是再也没有修过。


他无暇顾及散落在地上的各种碎片,穿着拖鞋快速踩过那些阻碍,上去一把抓住火神高高扬起的手臂,将他手上的东西强行夺下。


 


青峰死死抱着火神,火神的眼眶通红,他看到之后鼻尖突然有种想要泣泪的酸楚,但他不得不忍住了这股酸楚把脸埋进火神颈窝里,抚摸着火神的头发。


“……打球,我们去打球,这就去。”


—————————TBC.—————————


这篇文由豆豆 @Immortal 和我接文写的,第一章由我完成


狂躁症的梗由豆豆提供,目前已写完,有的地方还需修改,剩余部分会慢慢发出来的


希望可以喜欢_(:зゝ∠)_





【青火】crazy in love(视频)

食用说明:1.有车
2.结尾是事后,结尾是事后,结尾是事后(重要的事说三遍)
3.因为某些原因,视频链接附在评论里
4.第一次剪,请多多指教。

https://m.weibo.cn/6275366631/4145017699867446

阿西吧,我喜欢, @污灯 来来来,写篇文hhhhhh

闷酒:

请问,上车吗?